我在洛杉矶学表演:放弃礼貌,放弃控制,放弃你的自我保护机制-Week 1

我的表演经验为零。这次参加的是一个月的集中训练,不是大学,不是研究生,只是为我当主持人的梦想做铺垫。

我是班里唯一的亚洲人,但不是唯一的外国人。我的同学来自美国,西班牙,俄罗斯,希腊,澳大利亚,等等等等。

以前觉得表演是装作你是另外一个人。很夸张得假装你是那个人。该笑就笑,说哭就哭。

上了将近一周的课,我明白了原来表演是从一个人物身上,挖掘出自己最真实的情感和本真的反映。

以前觉得表演很热闹,演人,演动物,一群人在一起排练。

现在明白表演是一个枯燥,单调,折磨人,需要花很多时间精益求进的技术。和弹钢琴练指法和音阶一样,和打篮球练运球一样,和英文语法一样,看着演员好像很轻松,其实真的是十年功。

假装自己是另外一个人很简单,演出自己3岁一般的本性很难。

repetition

我们学校教的是 Meisner technique

第一周,做的最多的练习是 ” 重复”。你和你的搭档给对方一句评价,比如你的搭档开始说

“You are making me nervous.”

你说

“I am making you nervous.”

然后重复很多很多遍。直到这句话不能真实得描述当时得情景。

这个简单的练习我们刚刚学习了3天。我们的老师在她的研究生生涯中,这个练习她学了一年,才开始学演情景。

第一天,老师给我们的建议是忘记礼貌。

第二天,建议是放弃控制你的搭档。

第三天,建议是忘掉你自我保护的系统,回到3岁一样的自己。

忘记礼貌,这个对很多人来说 (尤其是来自中国的我)比较难。很小的时候,和你一样,我学会了假装。假装自己没有受伤,假装自己很酷,假装我是个乖乖女,假装不生气,假装不失望,假装不讨厌别人,假装我不喜欢一个自己喜欢的男生。

长大了,也假装自己很有能力,假装自己很受欢迎,假装自己很混得来,假装自己英文很好。如果一个自己喜欢的男生不喜欢我,假装没关系。客人不喜欢我,也假装无所谓。

忘掉自我保护的系统,对我来说也很难。我小时候经常转学,偏科,成绩不好,不受欢迎,没自信,爸妈不和。这些经历让我很敏感,所以我把自己弱的地方藏得很深。听到别人的攻击,假装自己一点也不在乎。

我总是面带微笑,很多人都说我性格好,有灿烂的笑容。可是笑,是我自我保护系统的一部分。

我紧张得时候会笑,尴尬的时候会笑,甚至被批评的时候也会笑。

很多年以前有一次我在一个餐厅上厕所忘记锁门,一个男生不小心推开门,我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,竟然冲着他笑然后看他关门落荒而逃。

我的easy going 和friendliness 是我敏感的性格修筑的城墙。就像有些人说话带刺总是伤人一样,每个人有自己独特的系统。

我很怕别人不喜欢和自己玩,因为我小时候总是很孤独。于是我把自己变得风趣幽默真诚,希望别人能喜欢我。

这些东西,都是用来保护自己的东西。非常presentational.

可是谁会在看完一部戏之后称赞女演员 “真有礼貌”呢。人们只会称赞演员“很真实”。

acting class人们喜欢看《老友记》,不是因为人物都很友好,而是因为这部电视剧幽默得演出了人性中真实的懒惰,嫉妒,贪婪,等等。

要忘记控制别人?Forget about it! 这对我来说才是最难的。学商科做销售的我,学negotiation, persuasion, presentation….都是要通过控制别人而达到自己的目的。

表演,却不能有目的。我无法让我的搭档表演出我想让他表演的感情。我只能忘记自己,把我的反映和动作集中在他身上。跟随着他或者她的反映而反映,不加思索,不过滤。

不去刻意控制别人,才会听,才会给出自己最真实的忘我的反映。Lose control, and let the line land.

主持,大概也是一样吧。我想做一个本真的主持人。那样才能带出嘉宾或者观众的本真反映吧。

仔细想想,其实在工作,家庭中,这些演戏的技巧其实可以让你成为一个更有效的leader, team member, and family member. 我们无法操控别人的想法,真正放空自己预先安排的角色,聆听你的搭档,你的上级,你的队友,才是极好的吧。忘记自己要假装友善,给予你的队友,甚至男友,真实的想法和评价,才能也得到真实吧。把自己的心灵敞开,不再把自我保护放在第一位,才能真的变得open-minded 吧。

原来,演戏是反朴归真,做人也是。

 

 

 

 

(1523)

Share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
*

Privacy Policy